拿国有资本为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买单是不公平的

  面临的收支矛盾日益突出,目前的盈余,将会在未来的某个日子完全耗尽。在这一天到来之前未雨绸缪,使得社保基金能够持续发展,自然是天大的事情。

  划拨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是弥补社保收支缺口的重要举措,也可以说,是目前诸种选项中最可靠的一种。我国实行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国有经济是我国经济的基础,国有资产规模至少已经达到150万亿元以上,而且投资海外形成的国有资产也有数十万亿元之多。所谓国有经济,在早些年就叫作全民所有制经济,顾名思义,是属于全体人民共有共享的经济。这些国有资产,来源复杂,但都属于全体国民。新政权建立后,继承的旧中国政府的官营企业,没收的官僚资本,公私合营形成的国有资本,都是我国国有资本的早期来源。在后来的建设中,无数工人以低工资低福利,无数农民以农产品价格剪刀差,都为新中国国有资本的积累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更不用说,国家还通过巨额的财政投入和补贴,通过为国有企业提供优惠的贷款融资,大型垄断国有企业通过垄断价格等方式,实现国有资本的发展壮大。国有资本为全民养老医疗等作出贡献,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在划拨国资充实社保的问题上,确实有一些问题需要厘清。并非不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划拨国资充实社保,是要解决目前最大的难题即城镇职工养老支付缺口问题,还是解决全体人民的社保或养老问题?

  20世纪90年代,我国社保制度改革之时,就有人建议划拨国资,支付城镇职工养老制度的转型成本。这个设想没有实现。90年代我国进行大规模国有企业改革的时候,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职工的养老医疗失业等问题。当时并无社保制度,企业各自负担本单位职工的养老医疗等问题,而企业已经不堪重负。只有建立现代社会保险制度,才能让企业负担更为公平合理,为职工提供安全的保护网。建立社保制度尤其职工养老制度需要支付巨额的转型成本,但这笔成本一直没有支付。改革之时,企业的职工们尤其中老年职工即“老人”和“中人”从来没有缴纳过社保金,并无积累,改革政策将这种情况视同为已经参加缴费,有积累。实际上他们的账户是空的。他们退休后,这些并无积累的空账,有两种解决方式。一种是国家支付这种成本,做实账户。另一种就是挪用正在缴费的年轻人即“新人”的个人账户资金,先给退休老人发放。我国采取了第二种方式。由于转型成本非常巨大,在挪用个人账户的同时,还采用了远远高于国际上社保费率的办法。只有这样的高费率带来的高收费,才能覆盖巨大的转型成本。这就是我国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空账运行和缴费率奇高的历史渊源。

  20世纪改革之时,就有学者建议划拨或出售一部分国有资本,支付社保改革的转型成本。由于反对意见众多,难以达成共识,没有实行。有一种反对意见是,国有资本是全民所有,不仅仅是国有企业职工所有,拿国有资本为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买单是不公平的。

  这种意见确实非常有道理。不过,回头来看,划拨部分国资充实社保,解决当年的历史遗留问题,为城镇职工养老服务,是合理的。我们知道,20世纪国有企业改革之时,一些从未缴纳社保金的中老年职工,他们长期以来通过低工资低福利,为国有资本的积累作出了贡献。建立社保制度之时,他们的这种贡献理所当然应该得到承认。国家通过挪用年轻人的个人账户、并且提高养老保险费率的方式,补偿了这种贡献。而现在,那些个人账户资金被挪用并且负担了奇高保险费率的年轻人也面临退休,而社保支付难题逐渐显现。事实上,20世纪建立养老保险制度后,所有参加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的职工,既有国有企业的,也有民营企业的,还有灵活就业的。这就是说,所有参加养老社保的城镇职工,不分其所在企业的所有制性质,都为解决当年的转型成本作出了贡献。当今天他们也面临退休的时候,划拨一部分国资补偿他们作出的牺牲和贡献,也是完全正当的。

  划拨国资充实社保是完全正确的,但是,这项政策确实不应该就此止步。要划拨国资为职工养老保险服务,但不仅仅为职工养老保险服务。我们的国有资本确实是属于全体人民的,全体人民都对其积累和增值作出了贡献。尤其不应该忘记的是,当年广大农民也通过工农业产品的价格剪刀差为工业积累提供了巨额资金,国有资本中当然也有他们一份。这确实提醒人们,国有资本充实社保,不能忘记城镇职工外的其他社会群体。国有资本确实还要为这些人的养老提供财力支持。

  我国城镇职工社会养老保险是社保改革中起步最早、成就最高、基金最多、财政补贴力度最大、最接近国际上社保成熟做法的一种,也是社会舆论最为关注的一种。这种状况掩盖了参保人数更多的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包括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存在的问题。实际上,居民社会养老保险面临的问题也非常多。最为突出的是,待遇非常低,与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和机关单位养老保险的待遇不可同日而语。逐步缩小居民、职工和机关养老保险待遇的差距,最终建立统一的社会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应该是长期奋斗的目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同样面临收入不足的现实,需要巨大的财力支持。目前,居民社会养老保险虽然得到各级财政的补贴,但是数量有限。显然,划拨国有资本充实社保,一定不能忘记居民社保这一块。也就是说,国有资本要为包括居民和职工在内的全民社保提供强大的财力支持。

  作为全民共创共有共享的财富,国资要为全民社保服务。目前划拨10%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应该是一种渐进的探索。为了全民社保,将来应该有更多的国资划拨社保。这方面的改革,才刚刚开始。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科创板刷屏!1分钟暴涨30% 2分钟暴跌30% 公募基金大赚100亿!

  逾60亿元北上资金近5日增持20只潜力股 连续3周净买入中国国旅等6只蓝筹股

  科创板多家公司下跌30%触发临停 中国通号市值一度超1000亿!这对夫妇成百亿富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快三平台_快三大小单双计划_全天人工计划平台 »拿国有资本为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买单是不公平的